ayaka

💙❤️💚💛💜不毕业/磁石初心
口条/警探组/神本神/瓶邪瓶
为什么我这么多墙头×
产互攻预警/杂食慎关

今天music day疯狂翻档hhhh

能在最后有这种经历也很感谢


磁锁了🔑我藏起来了二宫和也酒醒了也找不见(


今天蓝鲸天气超级好!刚好终于有空能把康纳酱接回来晒太阳www
E太太敲可爱!字也很好看啊我要藏起来独占偷偷看×(把明信片揣怀里诶嘿嘿嘿)福袋好惊喜,还有拿康纳酱脖子上系的蝴蝶结丝带偷偷做了坏事(过分×
我会常常带着小天使去玩耍!请妈妈 @Eilian 放心我一定对他好!×

原来他们是真实存在的

不是我做的梦啊

真好

翻备忘录发现码过这么一段……

【口条】之后的事

*叛军预警/重要角色死亡预警
不想伤害到误入的菇凉,所以请务必看清预警再进入

*朵朵是个好姑娘,她会成长成一个优秀的人

*写一写想了很久的一些东西

————————————————————————

“刘户口,好久不见了,我来看看你。”

韩朵朵坐在联合z府总部单人休息室的小床上,对着空气开了口。自言自语这种事韩朵朵不太习惯,她说完又停下来,局促地清了清嗓子。

“我最近挺好的。周倩姐和中国心也很好。他们托我向你问个好,说他们会照顾好我,让你不要担心——不担心个头,户口,你妹妹要被狗粮噎死了,你要是看得着一定想收拾他们。”

她放松了一点,便换了个坐姿,用手撑着在床沿儿晃起了腿,抬头悠哉地四处打量着。

“户口,我还是第一次来你这里。联合z府安排的休息室还挺不错的嘛。不过你住久了应该已经觉得无聊了,我一会就收拾一下你放在这边儿的东西,带回家去。李长条的骰子他之前就给我了,我带回去把你们放在一起收着,你肯定乐意,对不对?

“对了,咱家啊,咱家可好了。北京离赤道那几个转向发动机远,平平安安的一点事儿都没有,你放心啊。

“现在局势稳定了,我和周倩姐一起在医院找了个工作。最近北京收治了很多伤员,很缺人手,我这样的实习人员也能帮上不少忙。忙是忙,有周倩姐呢,我没事儿,而且能给别人帮上忙真的挺好的。

“太阳刚刚氦闪的时候,叛军一下子就崩溃了。支撑他们聚在一起的信念突然崩塌,前一秒还在冰原上和‘同志们’一起欢呼的那群人——按我以前语文课学过的说法,那群‘乌合之众’,突然就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身边那些陌生人了。更何况他们中间有些人,才刚刚想起发生了什么,想起自己是怎么背叛了同事、朋友、亲人,甚至,是怎么亲手杀了他们的。所以视力刚恢复的时候,人们都失魂落魄,没有人敢去看下面的冰原。除非这些人能慢慢地再次遗忘,不然可能没有人知道怎么继续活下去。

“还好,战俘被一些叛军看守主动释放,各地零散的抵抗军也回到了主要城市——周倩姐就是那个时候回来的,我们和她断了联系那么久,一直以为她出事了。我还记得Tim当时的表情……他俩能继续好好地在一块儿,我真的挺开心的,这可能是这次我身边唯一的一件好事了。

“现在发动机重启了,各地被破坏的建筑也开始重建……对了,新上任的秘书长是赤道一带抵抗军的领袖,那个白皮肤棕毛的,你记得吗?我记着以前我们一块儿看新闻的时候,你说过你对这个人印象不错来着。最近大家都觉得这个人确实挺靠谱,我跟他们说了我哥说过的话,他们夸你眼光不错。你应该会挺高兴的吧。”

朵朵抬头盯着天花板,努力想了想,“嗯……说点儿什么呢……要不就先从你走了以后说起吧。

“你走了以后我们被叛军抓了。对,我知道你好不容易拼上了命才保住我们,这回还真不是我们犯傻……我们躲起来了,但是叛军控制了整个联合z府总部,李一一和Tim护着我也没用。

“我们被关进一个大房间,以前肯定不是宿舍,更不是监狱,感觉就是临时腾出一个大会议室,装下我们几十号人。李长条从被抓进来开始就再没敢跟我说过话。叛军需要技术支持,他们要争取抓来的每一个技术人员,他就成了他们的重点对象。李长条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所以一被抓就远远躲开了我们。

“挺遗憾的,最后的这段时间我们不能陪着他。有时候我就远远看着他低头呆呆地坐在那里,猜猜他那会儿是正在想着什么,打发一下时间,不至于在等待结果到来的时候太过恐惧。

“后来叛军来会议室找我们聊了几次,开出了一些条件,当然,重点劝说对象果然是李一一。条件是很优渥,但我知道这不是他在意的东西。真正会动摇他的,应该是叛军技术员关于地球和人类未来那些动之以理的‘思想工作’。我看到他坐在那里,沉默了。

“我们都以为他会同意,今后继续坐在控制台前抱着他那台电脑,继续操心这个他操心了一辈子的小破球。结果你猜怎么着?”韩朵朵咂着舌连连摇头。“刘户口,我说出来你铁定要后悔。你不该这么早走的。再借你个脑子,不对,再把长条那一个能顶十个的脑子借给你,你也想象不出来。

“他闷头一声不吭地在那里坐了半天,突然笑了,冒出来一句,‘快了。’

“‘你说什么?’

“‘你们要的太阳。’李一一抬头看他,紧紧抿唇再弹出一个爆破音。

“——他这是在说,你们要的太阳,很快就要没了。

”被他这么一挑衅,我看到站在他面前的那几个叛军瞬间就变了脸色。你说长条那么聪明的人,这种时候怎么能这么傻呢?我想去拦他,但Tim紧紧按住我,在我耳边说着,朵朵你要活下去,你要活下去。

“你要活下去。”韩朵朵苦笑,“这句话就像个魔咒,意思就是接下来的任何事我都只能看着它发生。

“Tim和我缩在人群中看着。那人气急败坏,一把抢过他的电脑,李一一定定地看着那人松了手。他那台比命还稀罕的军用机砸在地上,他连根手指都没抬一下。Tim捏得我的肩膀好疼,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知道他也很难捱,但是你俩把我托付给他了,他必须忍着。在爷爷和你的事之后,我又一次感觉自己这么无力。

“后来啊……后来,长条真的就死活都不帮他们。没人劝得了。

“'看看你们自己他妈的干的那些事,我凭什么帮你们?'”韩朵朵学着当时李一一的口气咬牙切齿,说完忍不住笑了,“户口,你真应该看看长条那个样子,我都没法给你形容,那表情和他真不搭。不过这么一说你肯定懂——我和Tim觉得呀,他那会儿红着眼睛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的样子,简直像被你附体了一样。

“再后来……那些人的手段你也知道了。

“……那天他知道自己要走了,冒着风险偷偷过来嘱咐我,让我一定好好活下去。他说,朵朵,不然我对不起你哥。

“他还记得对我说句对不起。可能是想起了你那时候是怎么拉着我们的手让我们一定要活下去的。”韩朵朵努力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回忆那时的事还是让她难以承受了。她有点狼狈地低头抹泪,再努力微笑着抬起头。

“……我本来没想着说这些。但是……对不起,哥,我那时候真不明白为什么我要活着,我恨你们都要来护着我……才会最后让我一个人留下来。

“我看着长条的背影走远,我不敢眨眼,盯得眼睛发痛。哥,我替你看着呢,长条哥那一步一步是怎么走过去的,那个负责拿下电池的人怎么走到他旁边,我都替你看着了。——但我看不清他是什么时候……”韩朵朵停下来吸了吸鼻子,“他太远了。而且他从站定以后就再没什么动作,从未反抗或者挣扎过一下。所有人都是。

“他的背影变得那么小,混在那一片冰原上的人群里,看着一点都不真实。但我知道这不是假的。我知道我不能再做梦了,因为没有你们继续挡在我前面了。

“那天冰原上好冷啊。我看着长条,想他是不是也冻得在发抖呢?我记得那时候,冬天的晚上,他熬夜辅导我备考,你来给我们送毛毯,还给他送了杯热水焐焐手,说他怕冷……你看,你们撒狗粮的事儿我一桩桩记得可清楚了,不许抵赖啊。……说来可笑,那个时候我居然满脑子都是些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

“直到旁边的那些人开始欢呼,我才回过神来。我被他们的声音吓了一跳,再看那下面的人,我终于意识到,那里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告诉自己他再也不可能回头看我了,就像你那天之后也再也不会睁开眼像以前那样管着我……哎呀,我知道你管我那都是为我好,你都说了多少遍啦。

“不过你要是还想说,我不介意再听一次。

“……我又说傻话了。我知道。

“对不起,哥,那会儿我是真的恨你们。白色的冰原太刺眼,我发着抖站不稳。周围的人欢呼雀跃不停地撞上我的肩,推搡中我跌坐在地上。我看不到长条了。我不想经历这些。我在心里骂着你们自私,但其实自己也挺自私的。不过就那么一会儿,真的就一小会儿。你们不会怪我吧?

“那一小会儿之后,突然一切都值得了。因为太阳氦闪爆发了。

“我眼前一片刺眼的白光,周围突然一片死寂。开始我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我突然想起你跟长条聊天的时候说过的话——有时候你开车的时候跟长条聊天,你们以为我在后排睡觉,其实我没睡着,只是看你们一副谈心的架势,没好意思开口——你说,小时候老师对你说,死亡就是你突然走到了一堵黑色的墙前头,望不到边,但地球开始刹车以后你觉得她错了,这面墙应该是白色的,像阳光一样。*

“我想到这个,就明白了,原来是氦闪啊。

“我突然就明白了我为什么要活下来。我替你们看到了氦闪,我替你们看到了支撑流浪地球计划的理论的最后证明,证明联合z府是对的。

“证明你们是对的。

“但我觉得户口你还是说错了。这片白光这一次不是死亡。它让我们这些对的人可以真正地活下去了,连着你,和长条,那站在下面的五千人,死在各处发动机地下城的抵抗军,你们都可以活下去了。

“它让我终于能够面对自己苟活下来的事实。

“但那天我最后还是没敢去看他。我努力地勇敢了那么久,但可笑的是,最后,我在那片冰原边上退缩了,好像我不迈出接下来这一步,这件事就没有真的发生似的。结果就是我后悔了很久。我想了很久,长条等到最后,差一点就能等到的这个证明,我怎么能不在第一时间去告诉他呢?但后来我又意识到,他并没有在等着什么。他不需要那个证明,因为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也没有动摇过。

“在他很久以前论证了氦闪的可能性之后,氦闪就已经在他的脑子里发生过了。

“所以,这么看来,你们从来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责任或者担子。但我就想,一定要替你们好好看看未来。

“我有时候回想一下这几年发生的事,觉得真是不可思议。我还没来得及想过的会发生的事,会失去的人,从爷爷那件事之后,就像洪水一样一股脑涌了过来。冲垮了你们立在我面前的、把我和死亡隔开的这几道屏障**,现在我在最能看清生死无常、人生百态的医院里工作,终于真真切切地站在了它面前。它的确总是突然出现,上下左右望不到边界,但它不是让人窒息的黑色,也不是刺眼的白色。我突然就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

“好了,刘户口,我要去帮你收拾东西啦。你也不用念叨我,我当你妹当了这么多年,你想收什么不想收什么,我最清楚了,包准给您老收得齐齐整整。

“哎对了,一会我还要去看看长条,你肚子里那些话我都去替你说个明白了呦。别客气,应该的,两个大男人谈恋爱老说不清楚话,急死我了。”

韩朵朵从床边站起来,走到桌前。

——————————————

文中标*部分说法来自原著,**部分是受到了前阵子高亚麟上热搜那句话的启发。

【底特律】【一点沙雕】界限

文不对题沙雕向
只是忍不住担心被马库斯摸过的那个清洁机器人还好不好(

——————————————
半小时前,康纳纠正了汉克关于安卓人真是爱搞事情的抱怨,指出:“事实上,耶利哥邀请我们去协助处理的是一起'仿生宠物狗'伤人事件。”
半小时后,汉克盯着面前的所谓“仿生宠物狗”目瞪口呆。
“这玩意儿就是你说的……额……狗?”
“是的,副队长。根据Sammy的自我认知,Sammy是一只狗,而不是'这玩意儿'。顺便提醒您一句,请给予Sammy最基本的尊重,这也是为您的安全着想。”
汉克面前这台在电视台大厅伤了人的清洁机,确实在感受到他方才的蔑视态度后,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好吧,”汉克退后两步,试着调整语气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那么,他……额,还是她?做出攻击性行为的原因是因为对方违背规定带了……另一只狗进入大厅,并且那只狗还对他……额,或者是她,狂吠?”
“是的,副队长。顺便提醒您一句,性别对仿生人的意义主要仅在外观上,对于运算系统简单的清洁机而言更没有什么意义,所以不是他或者她,Sammy就只是Sammy。”
汉克眯起眼睛,“他……我是说这位Sammy,并不觉得自己是公的或者是母的。”
“是的,副队长。”
“但他……额,Sammy该死的仍然觉得自己是条狗?”他现在觉得太阳穴开始跳疼了。
然而他面前的安卓警员只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态,甚至面对他的激烈反应时还疑惑地微微歪头望着他。“是的,副队长。您为何如此惊讶?我认为我已经把马库斯的意思完整地转达给您了,其中包括涉案的并非一只真正的'宠物狗',为何您似乎没有理解话中的信息?”黄圈极速地转了转,康纳在汉克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之前就自问自答:“对不起,汉克,我忘记了你不能直接看到我话中的引号,我认为是我们相处得太过融洽使我偶尔忘记了我们之间的差异。”
说着他咧嘴露出了一个在汉克眼中不能更难看的标准化社交笑容。
汉克现在不知道自己应该先打两个塑料小混蛋中的哪一个。

【授翻】【益智游戏2】Reach for you(一二章一发完)

Reach for you(靠近你)

时间线在本间出狱之后,很温暖治愈的故事。搬来暖坑。

原文:Izzu

翻:我

校: @啮齿

特别鸣谢没有lof号的苹果君 

原文戳右:大家喜欢可以去给原作者太太点个赞

授权:

 

Summary:

本间终于被释放了,而神山不打算让他的朋友再从他的身边溜走。 

作者Note:

这一篇是我的「左眼侦探」AU衍生。

 

Chapter 1

 

神山紧张地看了一眼他那位每一分钟都在变得更加恼火的老朋友。而那一位一直在不停地喃喃抱怨。好吧,看来冴岛桑的出面对改善现在的情况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

“本间!拜托你说点什么吧!你这么安静……我很担心你——”

本间突然笑了起来,“哈!你……担心我?这可真新鲜。麻烦你不要对我这么好,好像这些年来我们两个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还有停车!我想出去!”

车并没有停,本间大声抱怨着。

“本间君……这不是出租车。你会和我们一起走,不管你怎么想。”

“去他的!如果你不停,我,我会下车!然后——”

神山警告地看向冴岛,并试图去拉住本间以防他真的那么做。但接下来,在触碰到车门把之前,本间停了下来。

“怎么?你还在这里?没有跳下车?”

神山努力对她的嘲讽板着脸忍住不笑出来,他小心地观察着本间。除了为本间没有做出不计后果的举动松了一口气之外——好吧,现在根本看不出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冴岛桑开得并不慢,他们现在进入了主路。—— 同时他也有些担心本间的精神状态。依田桑告诉过他,他的朋友在监禁中已经恢复得足够好了——他们委托了一位心理医生去帮助本间康复,但他无法确定本间到底恢复得有多好。本间在狱中拒绝探视,包括的,本间父亲的,还有其他所有人的,唯独除了依田桑,所以他不是很确定本间再次看见他时会作何反应。他不希望本间从他的生命中消失,还有太多的事情他想要去弥补。

不想承认自己的挫败,本间转而厉声质问冴岛,“为什么在这里?依田桑在哪?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神山叹了一口气。

“依田桑正在为你回来做准备。你知道……在那次事件之后,他帮了我些忙,好让我能找到个地方落脚。而我告诉他……既然你会被释放,你可能最好能和我一起住——”

“这简直就像地狱!为什么你要把依田桑也拖下水?我可以回到我住的老地方只要——”

“做不到的。你以前住的公寓已经被腾空卖掉了。但总之你本来就没有多少东西……”

本间惊慌地看了他一眼,“什……你……!——”

就这样,剩下的这段旅途变得……热闹了一些。

 

XXX

“你知道……我上次已经受够了你的荒谬。不要觉得我一次还会忍耐。不管医生说过什么……”冴岛大声喊道。神山在她转向他的朋友时伸手阻止了她。本间继续保持沉默,直到另一个人接近了他们。

“俊雄少爷……”

本间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他转向年长的男人,带着责怪的态度。

“为什么你帮这些家伙去进行他们的计划?我记得我说过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出来了……而且我本以为应该是来接我?我要离开这里……”

本间从车里出来,但在他实际上能够走出足够远的距离之前,依田和神山抓住了他的两条胳膊,把他拉向电梯。在他们拖着他一起的同时依田小声道着歉。本间转身瞪着冴岛,她给自己找了个去停车场停车的借口。

 

XXX

事情本已不能变得更糟了。然而很不幸,事实却如此。

本间盯着曾经在他最后一档综艺节目中和他共事的,前工作小组的一半成员,他们正围坐在客厅里。说本间对这一状况很不高兴,都过于轻描淡写了。

在高杉甚至还没能开口之前,本间立刻冲进了他能找到的最近的一个房间,在身后摔上了门。

所有人面面相觑,直到神山发出了神经质的笑声。

“不要担心。本间可能只是太惊讶了……”他说,然后走向本间刚刚进去的那个房间。出人意料的是,门并没有上锁。

 

XXX

“本间?”神山小心地问,本间正坐在房间的角落里缩成一团,胳膊紧紧抱着腿,头靠在膝盖上。

“如果你想问我是不是还好,我很好。你甚至没有必要问我现在我是否在精神上或者情绪上保持稳定。好……好吧。这会儿我不能说我真的检查了我的情绪状况。为什么你们要对我做这样的事?”

神山皱起眉头。“做什么事?我们没有在计划任何事情。我们只是觉得……既然你已经出狱,我们可以帮你走出困境。你知道……让你安定地生活——”

“我现在想要的只有一个人呆着。即使我想回到银河TV再次见到你们,我也会在我觉得自己准备好了的时候再去那么做。我只是需要时间来自我调整。但是你们非要扔下重磅炸弹。你就不能让我一个人吗……立刻?”

神山爬到离本间更近的旁边,催促他的朋友面对他。本间匆忙地擦了擦脸。

“你恨我吗本间?”

本间躲闪着视线,避免和神山对视。

“我还权利去恨你吗?我还恨任何人……包括因为我做过的事情,恨我自己吗?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确定。”

神山把本间更近地拉向他。

“我不恨你。并且我确信其他人也和我感觉一样。本间,我们都很想念你。我们希望你回来。”

本间大笑着。

“哈哈。好,好。说得就好像你们这些人真的这么想似的。”

神山紧紧抱住了他。

“我们是的,笨蛋。你只是不想让自己接受这现实。快点,让我们去问候其他人。毕竟你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们了。”

 

 

Chapter 2

 

在问候他们的时候,本间谨慎地鞠了个躬。

“嗨。好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一直觉得我总有一天会见到你们……只是,不是像这样。所以……很高兴见到你们。嗯……再见。”

神山拽着试图逃跑的本间的胳膊把他拉了回来。在本间向神山露出苦脸的时候,高杉迅速地再次走过来。

“本间桑,你现在怎么样?我们这几年来一直没能听到关于你的任何事……所以我想知道——”

本间把注意力转向高杉,耸耸肩。

“我很好。医生也说过我很好。甚至连处理我的上诉的法官都认为我很好所以我应该有正当权利说我很——”在本间以斜睨回应她的时候,神山用胳膊肘推了推他。“所以,你还好吗?”

高杉微笑,“我猜你也可以说我很好。尽管我仍然在试着习惯作为一个导演去安排那些电视节目。”

“好吧……你做得不错——”

“我们希望你回来,本间桑!”竹内突然喊道,“没有你在周围命令我们让我们工作,感觉不太一样。即使我们已经设法应付过了这些年,但没有你感觉并不那么好。

所以当那时候老板说——”

本间看向那个男生的时候,他突然噤了声。他环顾四周,短短地瞥了一眼冴岛——她刚刚终于走进了公寓,对竹内做着可疑的手势。其他人也突然令人奇怪地表现出了不安。就好像他们正在隐藏某些事情……

本间扔给他们一个怀疑的表情,“那是什么?你刚才正打算说的事是什么,竹内?”

竹内开始紧张地小声咕咕哝哝,接着神山避开了问题。“什么都没有。只是工作相关的事情。我确信你爸爸明天会更好地向你解释这件——”

本间拉开了他的手,“谁在乎那个老头?你们到底想向我隐藏什么——?”

松坂拍拍他的肩膀,把他拉向餐厅的区域。“不要担心那些……本间君。去吃点东西吧。我肯定你现在饿极了。把那些跟工作相关的谈话留到以后再谈。所以……让我们再多听听你这几年都在做些什么。”

 

XXX

本间猛地把文件夹从他面前推开,站了起来。他抬头看向他父亲的脸,难以置信地盯着他。

“你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才会……把那个推给我?”

田所耸耸肩。“我们上次做了个投票调查。尽管第一期和第二期的Quiz Show带来了一些麻烦,但看起来还是有很多人询问这个节目是否会恢复播出。似乎有不少真的喜欢这个节目的追随者。重启这个节目的计划已经被制定了,但是神山坚持对此不作任何参与,除非由来担任制作。我本来能够组成另一个团队,但没有神山君,就无法奏效。既然我听说你终于被释放了,那我就把这个作为一个条件,只要你同意我就会恢复你以前在这个公司的职位。”

本间眨眨眼。

“神——神山说什么……?”

冴岛试着让他冷静下来,“本间君……请不要因此责怪神山。事实上我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本间君!”

在她能进一步劝说他之前,本间冲出了办公室……

 

XXX

冴岛匆忙追赶,但随即意识到她并没有必要这样做,因为神山已经等在了办公室门前。不仅仅是他一人,Quiz Show黄金档的前制作团队都聚集在门前等待着本间。他看到所有这些人脸上严肃的表情,猛然意识到了发生的事。

“你们……知道这件事?”本间问道,冴岛注意到本间的脸色惊人地苍白。

“本间……”在本间开始摇头的时候,神山开口了。本间逐渐后退着远离神山,泪水从他眼中滴落。

“不……不……你不能……让我这么做。你不能!我想把那些事抛在脑后……为什么你要——我不想再跟那些事扯上关系!”

“本间……本间!”神山再次叫他的名字,紧紧抓住本间的肩膀,“就这件事,就这一次。我喜欢你回来,我喜欢你继续作为一个导演留在这里。我想要能和你一起工作,就像以前一样。田所桑说那个节目只会再多做一季。在那之后,他会让你留在这里,而我们就能制作我们想做的其他更多的综艺节目……我们甚至不需要再去管那个问答节目。拜托你?”

“听一听神山的话吧。我们不是要做这件事来惩罚你。”冴岛说道,本间正处在又一次开始哭泣的边缘。

“拜托……本间桑。我相信你可以做到。”本间将注意力转向高杉时,她继续说道,“不管发生了什么,我相信如果这个节目再次由你来掌握……它将成为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一个。除此之外,我想让你和这个团队回来!”

竹内叹了一口气。“我不太了解你的事,本间桑。但是我很怀念和你一起工作。我——我们这个团队一起经营一档节目的那个时候,真的很兴奋刺激。如果让我重新参与这个节目,意味着我会再次和这个团队的每一个人一起工作的话,我一点都不介意这样的安排。如果那么做可以让你回到这里……没有你在周围,这里变得索然无味。”他说。听到他最后的评价,其他工作人员开始责难地看他。

神山轻声笑着,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

“我也想看看,如果没有什么不良的企图掺杂其中,Quiz Show会是什么样子。我认为这件事让我有点烦扰。毕竟原本的概念是很有趣的,我却毁了它。并且它也影响了你。”

山之边从一个工作人员背后走出来的时候,本间惊讶地屏住了呼吸。那个男人微笑着。

“毕竟,你确实有着把一个节目中的兴奋感展现出来的才能。我一直很想知道如果我当初我没有把它变成我个人复仇的武器,这个节目真正能够达成的结果。”

“山之边桑……”本间说,但随即他又摇头,“不——不……我不能。您将我自身的能力想得过高了……”

神山将本间的胳膊握得更紧了一些,本间看向他。“你不会一个人去做这件事。我们所有的人,都会尽我们所能来做这项工作。”

本间看向每一个人,他们正满怀期待地望着他。想想每个人都愿意为他做这么多,他们是太愚蠢吗?他们就这么喜欢,让他持续地对他们吼着那些命令,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像地狱一样,就为了他导演的每一个节目都能得到最好的效果?他们就这么的……受虐狂吗?

本间吸了吸鼻子。

“你们这些白痴!”他喊道,眼中闪着泪光,他抬手擦去,“好吧!”

每个人都开始疑惑地互相对视,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本间继续说:“但我现在要说明。我不是因为你们才这么做。在这些年之后,我并没有那么拼命地想要来这里工作。”

听他这么说,冴岛仰起头,但随即发现本间这么说的时候并没有看着任何一个工作人员。她转身,发现田所局长正在他的办公室门边冲他们得意地笑。

“我并没有期待你的感谢。”他说完就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本间轻蔑地哼了一声,对他自己。然后叹气,“我就知道你会那么说。啊……啊!我想回家!”

冴岛对他微笑,拍了拍他的头。“好,回家然后休息。我已经给依田桑打了电话让他接你回去。”她转向神山,“陪着本间君。依田桑应该在大厅等着你们。”

神山对她点点头,本间抬头看着他的团队,他鞠躬,说道:“请多多关照。”

松坂轻声笑着,“当然。”

 

XXX

阳台上,神山慢慢走到本间身边。

“你还好吗?”他问,本间对他耸耸肩,毕竟从你走出局长办公室起你的脸色就这么苍白。”

“你期待我会有什么反应?高兴?既然你已经知道那些事情了,如果你被逼迫着去面对你恰恰最想逃离的那件事,你会怎么反应?”

神山把一只手搭在他肩上。

“事情会有好结果的。毕竟……你有我们所有人来支持你。”

本间转向他。

“为什么你要为我的事这么努力地尝试?”

神山轻声笑了。

“笨蛋!因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仍然是……就算你不想接受这一点。我仍然把你当做我重要的朋友。我怎么能留你独自一人呢?”他说,耸耸肩。“我怀念你的微笑。这实际上是一种浪费,如果本间如今不像他过去微笑得那样多……”

本间眨眼看着神山,紧接着脸开始变红。“白……白痴!为什么你要像这样说话?如果你不是那么想的就不要说这么尴尬的话!”

本间立刻转身开始向他的房间走去,神山紧跟着他。

“但是我就是那么想的!”神山喊道,直到他抓住本间的手。本间转身瞪了他一眼。神山对他微笑着,毫不在乎地。

“谢天谢地。我终于能够把我的手伸给你。你自首的时候拒绝和依田以外的任何人联系,那时候我一直很害怕我会失去你。我不想失去你。”

本间沉默了一会,然后随手抓过一个枕头,砸到那个傻瓜的脸上。“回你自己的房间!”他厉声说,然后把目光转向别处。

神山只是叹了叹气,直到他在转身走开的时候捕捉到一声含糊的“谢谢你”。他微笑了。

“不客气……老朋友。”

  

END

诸君,从今天起我要把白骨塔写在脑门上安利
底特律:不做人了

ayakaです!

之前文里的链接总是被吞,这边评论贴一下ao3主页

a团黄紫担,主吃磁石,杂食还很懒,慎关,如果有您中意的粮咱们tag相见就好啦 |・ω・`)
因为杂食什么都吃也可能什么都写,并且享受自由不会改×
腐坑初心瓶邪瓶。
益智游戏2本神本。
底特律坑中待机。